【空他】勇者的故事

这人很过分了,明明……明明之前说的是糖!

阿臣、:

#CP:空X他月,不喜慎入


#借用空木翔老师自创PARO设定——勇者【柏木空】,魔王【神谷他月】,魔女【茂木朝】,魔法使【立秋大地】


#刀里带糖,还请多注意。








“你想听这个村子里勇者的故事吗?”




一个少年笑容满面的坐在石头砌成的围墙上,刚从无聊学校放学的孩子都兴趣浓浓的围绕在他的身边。有的孩子兴奋的问真的有勇者存在吗,有的则是觉得面前的少年看起来很厉害希望来点魔法之类的小手法给大家看看。像是了解孩子们祈求了解故事的想法,少年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可爱的小生物,穿着斑点豹纹小短裤的长着两只角的生物在孩子面前挥舞着双拳。那是孩子们没有见过的生物。




“呐呐,哥哥勇者的故事是什么,快点讲快点讲啦!”孩子催促着围墙上的少年。




“好,我现在就讲。那是发生在一百年前的事情.....”




————————




空整理好行装,装备了村里武器店最好的长剑,他的目的是去讨伐给予村子灾难的魔王。最近村子里的少女不断减少,从十五岁到二十五岁不等,这件事闹得村子沸沸扬扬,家家户户都是见人不敢说话,躲在家里保护着自己儿子女儿。大家都认为那是离村庄不远的,住在巨大城堡里的魔王做的坏事,这是魔王违反了和平条约。作为村子里最能干的人,空自然无法放任不管,他主动提出要去魔王城堡讨伐并救回还活着的少女们,此话一出全村人都拥护空为这个村子的勇者。




为了空一路上一个人不安全,一位青年自愿担当助手,想要和空一起登上旅途。说独自去见魔王不害怕是假的,空十分感谢这位能站出来的青年,两个人在出发前一天就准备好了所有事物,今天就是启程之日。全村人统统向两个人挥手告别,期待他们的好消息。




空有件事并没有告诉别人,他之所以会站出来担下讨伐魔王的任务有一个小小的私心。和他从小玩起的玩伴,一位叫神谷他月的少年在他十岁时便消失无踪,那时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一个星期没有出来。这是他失去母亲后,第二次感到绝望的时候。




说起神谷他月这个人,空也许会絮絮叨叨说很多。第一见到他是五岁时,对方一直带着白色兜帽,但是遮挡不住帽子下蓝色的头发,那是十分深沉的色彩。两个人意气相合,他月说自己不是这个村子的孩子,每周周末才会来,小时候的空便一到周末就会在村子门口等待着蓝发孩子出现,这是他每周必定要做的事情。两个人玩的很开心,却在空十岁生日那个星期化为泡沫,苦苦等待的空没有等来他月,淋了一整天的雨只等来了一个小小的木乃伊。




空把这个可以自由活动的小小木乃伊叫做小伊,可爱又懂事,空将它当做自己第三个家人,而第二个家人却从此从空的生命中消失了。就算是小伊的陪伴,也弥补不了空心中他月位置的空缺,知道现在听闻传言有人被抓去了魔王城堡,空开始思考是不是他月在的村子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这是空踏上旅途的真正目的,他想要知道魔王有没有抓走他月,如果没有那最好,说服魔王归还还活着的少女,如果有,那空死也要把他月从魔王的手中救回来。




“那个空君,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是不是走太久累了?我们休息一下吧。”一起上路的青年发出的询问将空的思绪拉了回来,空抬头望着天空,已经是傍晚,贸然前进并不理智。空与青年决定就地取材,在森林中住上一个晚上,口袋中的小伊也和青年见了面,空以自己的召唤物来掩盖了事实。离魔王城并不算远,离开这片森林就会有个村庄,那里乘上马车可以更快到达目的地。




青年吃着空制作的料理不禁感叹空是个什么都会的全才,这让空一下子不好意思。两个人围着火堆有说有笑好不开心,夜幕正式落下,先去帐篷里睡的空看到青年还在外面打磨着自己的刀刃。大概是失踪的少女的朋友之类的想要复仇吧。简单的想了想,空便这么睡了过去。




在梦中,空发现处于一片黑暗之中,面前站着一位金发的少年,手中还有着权杖。金发少年称自己是魔法师,是给勇者空带来一个预言。




【月亮一直凝视着世间万物,温和而安静,当血月来临之际也便是双手染上鲜血之时。】




不明白这个预言到底指的是什么,刚想询问其中含义时,空便从睡梦中清醒。透入帐篷里的光线很刺眼,空不得已眯起了双眼,有多久没有这么早起看到如此朝阳了,从他消失以后吧。空叫醒还在睡眠中的青年,两个人不停歇的赶路,总算是在正午赶到了有马车的村庄。为了采购一下药品和食材,空让青年去帮他买点东西,自己去四处询问询问,了解关于魔王的事。




好巧不巧,就在空走出一家古董店时,背后一个撞击而摔在了地上。转头发现一位少女正摸着自己发疼的脑袋,空连忙说了声抱歉,少女也是十分礼貌的回应了一句对不起。这位少女似乎是一位很可爱的魔女小姐,就跟童话书里一样,手上拿着一把大大的扫帚。打断两个人面对面站立的是女孩肚子的咕噜声,看来是饿了很久才会像刚才那样倒地。




“我请你吧,我身上有几个金币,应该可以吃上一顿好吃的。”空拍拍自己藏着金币的小口袋,少女则是双眼闪亮的一个劲低头感谢。




“作为这顿饭的回报,就由我给你一个小小的忠告吧。”吃完饭的少女是这样对空说的。




“忠告?”




“在重要的时刻,请相信你的心,而不是你的眼睛。”




和梦中魔法师一样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语,魔女小姐也没有一点想要解释说明的意思,一个响指便消失在了空的面前,仿佛从没有到来过。这个时候,购物完毕的青年总算是找到了空,两个人确认了接下来要走的路线和清点食材物品,无误后便再次踏上征程。




走走停停了三天,马车停在了一点岔路口前,沿着这条岔路口直径向上走便是魔王城堡,那就是最后的决战场所。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开始紧张的心情平复下来。站在他一边的青年倒是十分害怕,拿行李都双手有些发抖,看着如此的同伴空拍拍对方肩膀。




“没事,我会保护你的。”毕竟要提出讨伐的人是自己,青年只是自愿来的,并非最主要的人。青年听到空这句话,好像稍微放松了一下,向着空点点头,拿出了藏在包裹里的一柄弯刃。




空也从背后拿出自己的长剑进入了防卫姿态,谁也不会知道魔王城堡又怎么样的机关陷阱,又会有怎么样的怪物等待他们。但是和小时候听到的故事完全不一样,城堡里什么也没有,空荡荡的大厅,只有微风吹进时可以看到悬挂在上方的旗子微微在摇动,昏暗的楼梯更是没有一点机关陷阱。出乎意料的轻松攀上了最高层,最高层终于算是有种什么东西存在的气息,点燃的灯火证明了这一层有什么东西存在。




应该就是魔王了吧。空抬头去看着深处,有一个王座立于那里,王座之上还坐着一个人,但是到底是不是人类便不得而知。




“你就是魔王吗?”空询问着坐在王座上的人,那个人似乎看到有人来而动摇了一下,“我是凹凸村的柏木空,我有问题想要问你,是你拐走了处于西边凹凸村的少女们嘛!”不知道是怎么了,空就这么把自己的姓名和村子的位置完完整整告诉了面前不知道是什么的“人”。但空的直觉告诉自己那个家伙似乎不是坏人。




“柏木?”听到空的姓氏的那个人重复了一遍他的姓名,他立刻离开了王座走了下来,当空看清楚那个人是谁时,手中的长剑因为过于惊讶而掉落在了地上,而那个人看似开心的说了一句,“真的好久不见了。”




“他,他月?!”蓝色头发的少年,拥有着金桐色眼眸,并往空的方向注视着,带着不怎么明显的笑容和小时候一模一样,空真的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他,总之他看起来没事就太好了,“太好了,你没事。你消失了五年我还以为你已经...”




“.......抱歉。”他月眼神中的悲伤被空察觉,空并不了解在他月消失的五年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而站在空和青年面前的他月对于空的到来感到十分的意外,他以为他已经没有机会再次见到空,曾经说过的“不会分开”被自己亲手打碎,他以为空会恨他。




“他可是魔王啊!他有角啊!”空身后的青年大喊着,空努力去忽视的事实被血淋淋的再次摆到他的眼前。是的,眼前的他月和小时候唯一的不同,在他月的头顶有着两只竖起的尖角,那是妖魔的象征,而能处于这座城堡里的不是魔王又会是谁。这样就说得通,为什么小时候一年四季他月都会戴着兜帽的原因。




“......”他月无法否认自己是魔族的事实,更不可能否认自己就是这座魔王城堡主人的事实,但是就刚才空的提问他有想要说的,“我不否认我就是这里的魔王,但是我没有拐带任何少女。如您所见,勇者大人,我的城堡里只有我一个人。”




“魔族怎么可能相信,你绝对迷晕了那些女孩子,然后带回来利用后杀死了!”青年恐惧着,恐惧着面前有着压迫力的他月,但是这句话说出来后,青年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空已不可相信的表情看着自己,“怎么了!快,快杀了他啊!”




“你怎么知道是迷晕后杀死的,村里人都只知道女孩子消失了而已。”空转身对着青年发起了询问,明明应该是只知道人员失踪消息而已的青年理所当然说出了手法,这个话语背后的意思无论是谁应该都清楚。空这才发觉青年就是那个真正杀害少女的犯人,就跟魔女给予的忠告一样,他的心告诉他他月并不是坏人。




“没有,我没有!是那些死丫头的错,是魔王的错!对,没错!都是魔王的错!都是这家伙的错!”可能是原本就在压力之下的青年在被捅破了真相后,导致心理防线的瞬间崩溃。他口头将罪责转嫁在他月身上,手上的弯刃却对着空刺过去,“你死了,我大可跟村里人说是魔王杀了他。没人会相信魔族的话!”




空手中的长剑在刚才看到他月时便掉落在了地上,如果现在去捡,还没采取防御自己就会死在刀刃之下。空顺势想要向后退,刚才掉落的长剑像是阻碍空的步伐一样,空一脚踩在了长剑圆润的剑柄上,身体无法受控制的向后倒去,这是结束的休止符。




“柏木——!”




空摔在了大理石铺成的地板上,身上却没有任何刺痛感觉,睁开双眼的那一瞬,他的大脑宛如停止了所有运作一般。穿着黑色拖地长袍的他月从刚才的位置瞬间移动在了空的面前,青年的弯刃直直刺入了他月的胸膛,渗出的鲜血化在黑色花纹之中看不分明。青年似乎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局,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口中还一直说着自己没有错,都是魔王的错。




空用尽全身力气接住站不稳的他月,那柄弯刃深深刺入他月的胸膛,反溅出来的鲜血染红了他月白皙的脖颈,宛如白雪之中盛开的红艳之花,是那么刺痛空的双眼。爬上最高处的月亮散下的光芒照射在空与他月两个人身上,温和而又宁静,他月抬头和刚才一样注视着不敢于看自己的空。




和空相遇是他从作为魔族诞生开始最幸运的事,从出生开始作为魔王的独子受到了严厉的管教,知识能力教养和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必须需要学习的。就在那几百年无聊无趣,让人发疯的时间里,他终于抓住了机会从城堡中逃了出来,而遇到的第一个人类便是空。空开朗的笑容和善解人意的性格让处于冰冷环境中的他月觉得看到了太阳一般,空告诉了他月很多他在城堡里从未接触过的事物。那段时间是他生命中最珍惜的时光。




但是隐瞒总有被暴露的时候,被发现偷跑出来的他月被他父亲施下了咒法,一生也无法离开这个囚禁他的城堡。他月抗议过,尝试过,一次一次叠加在他身上的伤痛都告诉自己,自己已经回不去了,回不到那个时光。在那时陪伴着自己的是一只不小心迷路走到魔王城堡的小鬼,虽然有时候真的很闹腾,但是这只小鬼却让他月绝望的心情得到了缓解,而小鬼的名字被取名叫做可尼。




他月眼前空的样子已经十分模糊,他清楚自己可能今天就会这么离开这个世界。但是他却感谢着神明,在离开前让他再次看到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没有任何遗憾。




————————————




“就这样魔王被打败了,村子回归了安宁。”少年说到了这里便结束了整个故事,可这让听故事的孩子特别不高兴。




“明明是那个助手的错!明明魔王哥哥什么错也没有!为什么助手什么事也没有!不公平!”一个男孩子发声后,其他孩子跟着起哄,“而且那个助手才是犯人,村子怎么可能安宁嘛!”




少年耸耸肩并没有回答男孩子的问题,这个问题的答案深藏在少年的心里。少年跳下围墙,故事也说完了,也到了离开的时间,但是一个女孩子说出的问题让他停下了步伐。




“那个,请问勇者大人是什么样子的啊!”




“他有着橘色头发和让人感到温暖的笑容,有着琥珀色的双眸看着这个世界的万物,还带着一只很可爱的木乃伊。”说完这句话的少年起步就要离开,突然从少年手臂上爬上来另一只生物,站在小鬼身边,两个小东西像是很好的朋友互相抱着,少年轻轻笑了笑便离开了孩子的视野。




还在思考少年的话的孩子们之中的一个孩子突然大叫起来,“刚才的哥哥不就是橘色头发和琥珀色眼睛的嘛!还带着木乃伊!




这个故事的后续藏在消失在孩子面前的少年心中。




那个时候,青年看出他月似乎支撑不了多少时间,下意识便觉得只要杀了空,一切就会结束。没有带回勇者大人是魔王的错,自己却杀了魔王给村子带来了安宁,那所有的好处都是自己一个人占有。这种想法占满了青年的思维,从袖口拿出原本以防万一用的小刀,再次想要夺走空的生命。但这次的他却再也没有见到第二天的太阳,空反手拿起刚才掉落在一旁的长剑,除了他月谁也看不清空现在的表情,长剑直接刺破了青年的心脏,宛如断线的人偶似得青年直面倒地。




“柏木....”他月知道现在的空心里绝对是痛苦万分,温柔的空,对谁都是尽自己全力帮助的空用他的双手杀死了一条鲜活的生命,这个打击对于空来说有多大,他月想他不会清楚却一定是难以承受。他想要拍拍那只放在自己胸口的手,但是不断流失的鲜血连同他的力气与生命一并消散。




“我没事哦。”空抬起头迎着月光笑着,他月觉得空是笑着的,因为不管什么情况下空都是用他暖心的笑容去面对,生气的时候虽然很可怕却不过一时而已。他月喜欢这样温柔的空,虽然空口头说着没事,他月也愿意作为信任的那一方。




【月亮一直凝视着世间万物,温和而安静,当血月来临之际也便是双手染上鲜血之时。】




空身后的圆月开始渐渐泛起红色,鲜血一样的月亮停滞在最高处,空咬着自己的嘴唇阻止自己发出一点声音,而被怀中的他月听到。他月的眼神已经开始涣散,这代表着什么他很清楚,被他月流出的血液染红的双手谁也拯救不了。这个故事的结尾只有勇者独自活在失去与绝望的世界之中,永远永远。




少年回到了城堡之中,双眸从琥珀色渐渐变成了鲜红色,他踏着明明应该在一百年间积灰却干净如一的阶梯来到最高层,走到了放在原本王座位置的地方。王座早已消失,取而代之是一个水晶棺材,里面安安静静躺着一个人。




少年摸上棺材中的人的脸颊,自己手指的冰冷和脸颊冰冷的触感化为一体,已经快要夜晚了,今天似乎又是一轮圆月。




“我回来了,他月。”




“欢迎回来,柏木。”




END


————————————————


自产自足!啦啦啦啦!


就提一点,最后两句都是柏木自己说的。


这是一个不美好的童话故事。


放心,下一篇空他绝对甜。

评论
热度 ( 99 )

© 樱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