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

没有小心心没有评论,你们都不爱我,哼唧

【太芥】Agape(花吐症、BE、高虐)

前言:
一发完结

本文以罗生门视角叙述,可以自主理解为异能有意识【来自名朋梗】

涉及:芥→太中

                           [在下觉得毫无意义]
               [你们在怎么说,在下都不会动摇]
                       [因为在下没有心]

他总是这么说,对被我撕咬得再也爬不起来的弱者说,对妄想利用我【异能】达到政变效果的蛊惑者说,对不忠自己的部下也说,好像他对谁都说过这句话一样,一字一句都像是一把尖刀,硬生生的插入情绪崩溃的人类的心间——然后满不在乎的拔出尖刀,再次插入一模一样的位置,任由鲜血溅落在他那洁白的脸颊上,让那黑衣浸泡在无数鲜血中。

                     悲鸣【毫无意义】
                                               恶心【永不消退】
               嘈杂【消失殆尽】

——你喜欢花吗?太宰先生。
——嗯?我喜欢哟,脆弱又容易消散,花期一过就会死亡,啊……这是多好的恩典啊,我!我沉迷其中!

雪白色,与黑兽的我格格不入,就像是刺眼的污点,却接二连三的从主人的口中滑落,飘飘洒洒的柔软成一个漂亮的花垫,危险且有毒,就像是自然界中艳丽所代表的危险,危险的毒性,稍不注意就会被吞食,那是致命,是会上瘾的不详之物,是太宰先生所忠爱的美丽。

而现在我的主人正在被这种美丽蛊惑着——无法表达出来的爱慕被封锁,就像是花儿阻止他说出口一般越来越多,到最后变成只要开口,就会有夹杂着鲜血的雪白花掉落,完整的反呕出来,污秽不堪。

[黑手党的恶犬,走投无路的疯狂嘶吼,挣扎握住的蜘蛛丝]
[可是除了我【罗生门】还有谁会察觉到呢]

你献上的情感  
                        就像是曾经那样苍白无用
毫无意义
                            即便如此还是深爱着
那人不会回头

∵在下的心早已经寄放在太宰先生那里了
∴奉献了所有无偿的爱意

他停下了自己整理衣物的动作,喃喃自语的轻昵那句话,就像是面对情人那样不假思索的说出甜言蜜语,因为安抚挑逗情人是人类的本能。

他这么说着,命令我吃掉那些掉落的枯萎花朵,什么都吃的罗生门是战斗的利器,吃掉了太宰先生轻吻中也先生的画面,也吃掉了自欺欺人而不肯认的罪。

——那我也有罪,染上了同样的罪,因为它融入我的身体、我的血液、我的大脑,满满的不能自己。

“的确是这样,吾毫无异议。”

纸巾染上的鲜红,是主人行走着的钢丝线,而那对面站着微笑凝望说出讽刺话语的太宰先生,越急切接近钢丝线就会越摇晃,只需踏错一步,他就会和我一起坠入地狱,到达那里的中心。

掉落的花是奖励吗?
是的呀,每一朵都是您深爱太宰先生的证明。

恶人会进天堂吗?
怎么可能会,我们也只能下地狱了吧。

花会永存?
不,完全不会——它曾经再怎么漂亮,一旦枯萎还不是就会被随手丢弃。

我吃过很多东西,人肉、别人投喂的零食、石块【主人指啥吃啥的专业素质】恶心的味道一直残留在口腔中,每日汲取着鲜血腐肉,我以为自己会习惯,真的以为可以——然而我还是第一次吃到恶心到无法忍耐的人肉。

用花儿的汁液做调料,咀嚼之间偶尔会夹杂着雪白的花儿,有力的手臂按着我的头部,迫使我再一次的张口撕下一块人肉吞食进肚。

残忍的无法拒绝,连身体都控制不住。

我是罗生门,黑手党芥川龙之介的异能,只听从主人命令而动。

    [吃掉在下吧,罗生门,不留痕迹]

那就吃掉吧,反正……我也是下地狱的存在,下到地狱的中心世界。

吾是罗生门,深爱着太宰先生的异能人间失格先生,这是我和您的同罪。

——E——N——D——

评论
热度 ( 35 )

© 直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