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

没有小心心没有评论,你们都不爱我,哼唧

【火影忍者/卡带】婉拒这碗祖宗遗传下来的狗粮

作者有话说,请务必仔细阅读,做好避雷准备:

1.本文佐鸣和鸣佐都有(重读)但作者分不清佐鸣佐、鸣佐鸣这两个tag有什么区别,在我看来他们两位,还是只要在一起就好,上下不重要,真要觉得重要,第五战也就快来了吧/并没有

2.本文涉及怀孕情节,基本上双方(佐、鸣)都会各怀一次,但这只是个短篇,所以后一种情况大概会以番外、段子或者论坛体、知乎体出没,重点两人都是意外怀孕!意外怀孕!意外怀孕!阴阳之力结合下的产物!

cp:佐鸣、鸣佐互攻+斑柱、柱斑互攻+卡带+泉扉(作者只要吃得下的cp大多数都是站互攻,对,就是那种一场啪啪啪我可以写AB也可以写BA,或者两者一起写的那种啪啪啪,除非某对cp的逆向吃不下才会吃单向,比如说卡带这对我就不吃对家)

————————————————————————————————————————————

宇智波带土一直觉得自己一生都过得极其坎坷,麻烦的事情他做,不管是不是他的锅他都要背,好不容易可以放飞自我一会儿,要命的事情就来了。

当然这些若是不提,那……宇智波带土值得炫(悲)耀(伤)的事情又多了一件,那就是他的死亡次数,这些次数叠加起来,绝对比某些火影啊、秽土转生啊这一类的人多,所以在他终于可以解脱,将四战后续的事情放着不管嗝屁/划掉/死亡时,他的内心是极其满意的——更别说,支持带土幼小心灵的女神琳也在那里。

愿望很美好,可惜有点实现不能。

当他在另一个世界,正和宇智波•已结婚•秀恩爱不要脸•斑一起吃着千手•初代火影•已和斑结婚•秀恩爱不要脸•柱间做的甜点时,他感受到了莫名熟悉的召唤,嗯——真TM熟悉的召唤感啊!

还没等宇智波带土感叹完,在斑与柱间疑惑的眼神中,宇智波带土眼睛一闭身影一消散,噗通的一下又被人召回了现世,简单粗暴到令人发指。

太过分了!老师和师母还等着自己回去吃饭呢,到底谁这么缺德啊,不知道宇智波一族除了胖助,其他人都是老年人要退休休息的吗?!而且连加班费(红豆糕)都没有,差评!

宇智波带土一边在内心愤愤不平的吐槽一边从棺材里起身,试图找出将自己召唤出来的人。

要知道当初他可是化成了灰啊,谁会这么有闲情收集自己的骨灰啊——更别说那几个小辈和大BOSS随随便便一打闹,那风就会把骨灰吹到其他地方了吧,而且还是特分散的吹法。

“唔哇!带土哥!”

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带土眨眨眼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巨大的冲击力击中了腹部,差点痛到他一口老血就要喷出,要不是及时用后背抵住一旁的棺材,他早被这冲击力撞到不远处的墙上去了。

“我说带土哥你们宇智波家还有什么奇怪的体质吗?!我怀孕了我说!”

等等,我刚刚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反应过来的带土神色复杂的瞥一眼惊慌失措的鸣人。

眼前的这个鸣人乍看之下似乎和四战那会儿没什么区别,但仔细观察一番就可以发现略有不同,衣服变得更为宽松,起身时手会下意识搭在自己腹部,性格似乎比以前沉稳了许多。

……不,性格沉稳这句话还是当我没说吧。

“总之……你还是先冷静一下,狐狸的查克拉都快出现了。”

被带土一提醒的鸣人终于回过神自己的情绪太过激动,倒吸了几口冷气维持自己的清醒,上前用扶老爷爷的姿势扶着带土走出这个阴冷的山洞——他这一次可是偷偷溜出来的,要是被暗部发现自己没有在火影楼批文件就不好了。

“你的情况看起来还好?没有跟小樱说吗?”带土搭在鸣人手腕上的手微动,心下明了几分鸣人的情况,不过,不至于那样就会怀孕才对。

鸣人不好意思的揉揉自己金色的头发——他前不久才换了个发型,但不知道为什么,怀孕期间的他头发长得飞快,很快就恢复到了往日的发型。

“我没跟小樱说,毕竟小樱那么喜欢佐助,分身正在火影楼批改文件,我是偷偷溜出来的我说,本来想召唤鼬哥,但没经过佐助同意召唤鼬哥的话,佐助说不定会生气,想来想去还是带土哥是最好的人选我说。”

鸣人歪着头努力回想九尾准备好的忽悠台词,试图让带土相信自己真的只是这样才没有办法选他的,并不是有其他的私心,真的没有,蹙眉说话表情认真到真•影帝•火影欠我个奥斯卡•阿飞不忍心拆穿的地步,反正他也猜到了一些,而且终究躲不过。

——那个温柔的垃圾卡卡西,才不是我所认识的卡卡西!

————————————————————————————————————————————

大家好,我的名字叫做路人A,是一名在木叶大门看门的看家狗(划掉)上忍——自从四战之后,大家拼了命的练习,在木叶上忍已经不值钱系列。

而在今天,我有(不)幸的目睹了四战组BOSS之一的宇智波带土先生的出现……当我看着七代目搀扶着宇智波带土向木叶走来时,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了木叶居然有这么多暗部,甚至连顾问都赶了过来,全体几乎陷入了诡异的气氛之中,神色戒备的盯着带土。

——我有句mmp不知……一定要讲。

“漩涡鸣人!你到底想干什么?居然把这种危险人物带了过来!”

首先说话的是顾问,不客气的态度让大多数人都无法容忍,那可是火影,居然这么对待火影大人,简直是不可饶恕的对象!

“等等啊!不要这样!带土哥他没有之前的记忆!我也是在感受到查克拉,随意在路上捡回来的(带土OS:你等着)他甚至无法开眼!”

鸣人有些焦急的打断顾问的话,刻意抹黑宇智波的顾问在他看来就是错误的,不管顾问说他是天真还是不天真,他就是这么认为,有话直说才是他的忍道,更何况他本来就看顾问不顺眼。

没有人能够绝对保证宇智波不会威胁伤害到别人,就连那个当初那个最不像宇智波的宇智波带土,最后不还是成为了挑起四战的终极boss之一?

宇智波是会伤害人的,他们危险而残忍,追求力量大过一切,是带有剧毒的美人蛇,世界上最危险的人——在大部分思想当中甚至是没有之一这个选项的。

但那又如何?

宇智波可怕,宇智波是疯子,宇智波的力量危险,被禁锢在这种奇妙的怪圈,无法跨出一步去接近他们,就这么自以为是的评判着他们的罪孽——极其讽刺的不公的是,宇智波族人手上沾染的全是木叶敌人的鲜血。

或许他们对力量有着错误的解读,或许他们的思想太过偏激,然而他们比大多数人好太多太多,曾真心希望木叶能够繁荣的他们,最终的结局却是被村子排挤倍受争议,只有宇智波佐助一人独活在世。

然而人们对此并不满足,他们贪婪地,仿佛只有宇智波一族彻底灭绝,这个世上再无那个可怕的力量,才会感到安心,才会停止这种逼迫——佐助还能在这里,也不过是他们四战英雄的一言罢了。

鸣人神色复杂的看着面对自己都想要出手的暗部,针对带土的杀意让他从心底里发寒。

有错就改,但是为什么这些人永远都不懂呢?

【啊,真想拒绝加班……】

带土这么感叹着,往鸣人的身后躲了躲,躲避着来自卡卡西的炙热视线,他第一眼就看到了,那边人群中的卡卡西,用那种不置信的眼神,看到失而复得的宝物。

快要被灼伤了,想要逃避,想要离开,双脚却宛如被钉子钉在原地一样动弹不得,再次见到卡卡西之前,带土不敢想,不敢细想自己其实,无可救药的想念着卡卡西——深入灵魂。

卡卡西凝视18年的墓碑,内里空无一物,思念无处宣泄;带土凝视18年的卡卡西,同时也凝望着虚假对他不公的地狱,嘲讽无处宣泄——他对这个虚假的卡卡西有什么好说的呢?

开个玩笑~

“鸣人,你少动气,对他不好。”

他还是开口了,明明知道这种情况下会让木叶众人更加戒备,却仍然选择将鸣人的谎言戳破,让事态变得麻烦。

——就当……宇智波难得的同族爱发作吧,反正身为已经死去的小叔叔也没什么可以送给小侄儿(佐助)的了。

“不过是些上不了台面的小鬼,只重数量而不在意质量,都是该回炉再造的垃圾。”

不太熟悉的身体结出熟悉的印记,一个巨大的豪火球术就向着木叶的大门砸去,连这种东西都躲不过的,都是废物。

然而宇智波带土先生,你忘了吗?宇智波一族的豪火球术可是火属性当中最强(之一)的攻击/尔康手

“怎么说呢……要是你们客客气气的,阿飞绝对不会这样对待大家啦~”收回粘在卡卡西身上的目光,带土漫不经心的说着,从神威空间顺手顺了一个丑不拉几(看这品味绝对是卡卡西混蛋买的吧)的面具戴上,同时伸手假装在鸣人身上点了几下,试图用幻术欺骗群众,鸣人身上的查克拉已经被自己封印了。

——破解幻术什么的,哪怕能拖一秒也足够了,宇智波牌强力幻术,就是这么自信哦~请给阿飞点个赞。

“当然人家攻击你们的主要目的不是这个啦~阿飞还是很爱惜你们哒,但自己学艺不精受伤也不可以怪阿飞哦~今天主要目的是可爱的小侄子将别人的肚子搞大了,总得要有个交待的不是?”

这几句话怎么连起来我听得就不是很懂呢???!顾问在狼狈躲避中,有些茫然不解的思考着。

————————————————————————————————————————————

宇智波•罪魁祸首•佐助从早上开始就觉得自己今天会有倒大霉的预感,这种预感在木叶传来的爆炸声中得到了实现——至于他为什么会在木叶附近,原因是快要到三个月聚会一次的七班纪念日了。

他本来是不想管的,反正木叶高层也不许自己接近,就连七班纪念日他们也只能在“分手谷”或者附近的酒馆找一家店进行庆祝。

——有鸣人在应该不会有事。

佐助观望了半晌,不再盯着木叶方向,在面前小贩说了个数字后,淡定的掏出怀里的钱币,将一袋小番茄提着离开水果摊。

然而他没有等到鸣人的查克拉,在他的感知中,鸣人的查克拉就像是被人封印了一样,而且那火怎么怎么看都那么眼熟呢?

——神TM熟悉的火。

在木叶人民悲愤的目光中,救世主宇智波佐助姗姗来迟,还顺手•没注意•的把火焰往顾问所在地挥去——是啊,我是在灭火,只是不小心波及到你了而已。

“宇智波带土。”宇智波搞事王,好久不见。

“哟,可爱的小侄子。”

很好,两人之间气氛很和谐,身处环境很糟糕,四周氛围也很不妙,不过没关系,还能进行接下来的谈话。

“所以你们两个是终于从朋友变成朋♂友了吗?”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听不懂也要听懂啊,”带土很替鸣人痛心,你(佐助)就这么光明正大敞着有着吻痕的脖颈,有什么资格说听不懂哦,我也是不太懂自家小侄子的脑回路了,“毕竟鸣人的身体等着你的答案呢。”

——所以这两人到底谁在上面?鸣人虽然怀孕了,但小侄子走路的姿势也有点怪异,怎么看上下啊。

宇智波唯一的直男带土有点伤心。

————————————————————————————————————————————

“没想到阿飞家居然出了你这么一个渣男,嘤嘤嘤,把别人的肚子搞大了就突然不承认了什么的,可怜的鸣人哟,阿飞会为你哭泣的~”

“四战英雄真可怜啊,为了村子牺牲了自己的爱情。”

“(叹气)要不是有坏蛋障碍两人相爱,这两人早可以情投意合,拥有一段美妙的爱情了……”

“可怜鸣人苦苦追求宇智波佐助多年,在从小没爹没娘没人爱的基础上,又有一段求而不得的爱情。”

“现在有了孩子,某些人就要翻脸不认人,真是可怜,真是可怜。”

宇智波•点错技能影帝•带土全力发挥着让人看着就想打上去的演技,在这种近乎洗脑(写轮眼)的哀嚎(帮助)下,木叶普通群众看着暗部和高层的目光都有些诡异起来。

棒打鸳鸯什么的,使不得啊。

这边带土假惺惺的哭诉着,用着最简单的方法洗脑群众,好让两个小辈往后的路不是那么难走,那边的两人却已经不顾时间地点的眉来眼去,让小樱恨得咬牙的默契值在长久(?)没有见面的情况下也丝毫不减。

看你的眼神都是爱你的形状♡

你离开的第一天,想你想你。

……

这剧本好像有哪里不对?????

“胖助,你可要好好对待鸣人啊……”带土扫一眼整张脸都写着“我是傲娇”这句话的佐助,不自觉的为鸣人点了根蜡烛,“你可别跑,追人很累的。”

“还有还有,多写点信,伯母和鼬都能收到,连老师和师公也收得到。”

“你们这两个小辈就留在这边,等白发苍苍的时候再来吧。”

“我会看着你们,特别是鸣人,虽然我用写轮眼忽悠了一番木叶群众,但那也只是今天来看热闹的,大多数根本就没有中招,你太冲动了,把我召唤出来会留下把柄,不利于往后的行政管理。”

“我知道你想干什么,我不可能去见他,也不会让他轻易到那边去,你们就盯着他……等他老得走不动、老眼昏花了,再把他踹上来吧。”

“闹什么别扭啊胖助,我会把这些事情跟鼬说的,还有红豆糕!加班费红豆糕记得烧给我……”

“下次不要用秽土转生,这种东西我小时候就玩腻了,所以我想离开的时候也没人能够拦住我*1。”

“还有,佐助,你最好也跟着鸣人去做个检查,虽然我觉得不至于你们一起……(被佐助一个手里剑插脑袋上)”

“没大没小的小侄子,心塞。”

在带土离开后发生了什么呢?

也不过是佐助被小樱检查出已经怀孕和前六代目火影旗木卡卡西今天第二次踏入宇智波带土最喜欢的红豆糕店罢了。

——————E——————————N————————D——————————————————————
*1其实带土想留下来来着,但现实不允许,所以他需要一个理由可以留下来

评论 ( 2 )
热度 ( 20 )

© 直播 | Powered by LOFTER